一瓶酒的临终感言
作者:安龙廉政网   发布日期2017/1/24 15:44:435  
 

 

我是一瓶酒,一瓶大家公认的好酒。但是我的生命将在明天划上句号,所以我想给世界留下点什么。

世间万事万物其实都是有生命的。我虽然是一瓶酒,但自打我从生产线上下来的那一刻起,我就有了生命,也有了知觉。我有眼睛能看,也有非常不错的记忆,跟人类一样。

 十多年前,我们这些新生产出来的酒被一辆叉车托举着,装上一辆黑漆漆的运输车,旁边挤满了我的兄弟姐妹们,谁都不知道自己将被运向何方。等我一觉睡醒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被摆在一个装修得很豪华的烟酒商店里。我看见自己身上的标签上写着:1980元。

也是那天早上,我的第一个主人出现了。

 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戴着一副眼睛。他似乎有什么急事,也没怎么砍价,就将我买下了,然后提着我走出了商店。我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就将终结,结果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预料。

 这名年纪不大的男人把我送给了一名幼儿园的园长。原来,他的小女儿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,但是,附近的幼儿园几乎都人满为患,他火急火燎地找门路、托关系,总算认识了其中一个园长。请人介绍之后,他便狠下心来,买了我作为见面礼。那个园长假意推脱了几下,就收下了,最后,直到那个年轻人出门,园长也只是口头上说了句我尽力。于是园长成了我的第二个主人,只是不知道我的价值能否让那个小女孩如愿进入那个幼儿园。

园长似乎也不爱喝酒,所以我也过宁静而安祥。直到有一天,园长突然把我和几条好烟层层包裹在一个不起眼的袋子里带出了门。因为看不见,我只能“听”到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局长家里,隐隐约约听到园长说了几句话,大意是我的儿子今年就要毕业了,想报考你们单位,请你多照顾照顾,然后是园长匆匆离去的脚步声。就这样,这位局长成了我的第三个主人。

局长好酒,也经常有人来家找他喝。好几次我都被摆到了酒桌上,险些被喝掉,但最后都被客人带来的其他酒代替了。到这个新家,我非常喜欢,主人把我放到他的酒柜里,我发现那里早就有很多酒类兄弟。他们有着千奇百怪的经历,我们日夜畅聊,一点也不寂寞。可是好景不长,忽然有一天,我和几个兄弟再一次送到了一间宽大的办公室,但他把我塞到了茶几下面。然后拘谨地说跟一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说:王县长,我来跟你汇报一下工作……”

说实在的,我觉得人类非常贪婪,这是在我在第四位主人王县长家里感受到的。在王县长的家里,我见识了比原来那个地方更多的兄弟姐妹,他们很多是漂洋过海从外国来的。在他们面前,我显得很土,还好我的年份让我显得比较有文化内涵。在这里,我们用全世界通用的酒类语言彻夜长谈,互诉经历,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,我曾经以为这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。可惜,没多久,我们全部被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用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揪了出来,摆在了王局长家宽敞的客厅里。听见多识广的兄弟说,那个人是反贪局的。客厅里几名警察在严肃地讨论着,我们听了之后才明白,原来那个王局长因为涉嫌贪污受贿以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被抓了。

再后来,我们被作为赃物带走了,先是被集中关在一个屋子里,然后被拍卖。而我,就这样沦落到了寻常人家的餐桌上。我的第五任主人是一个做小生意的中年男人,早上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他打电话跟朋友说,得了一瓶好酒,下午就请他们来家品尝。听着他的话,我无比苦涩地笑了,想当年我一出生就被贴上了高贵的标签,出厂十年了,每一次易主都越走越好。虽然一开始我很不耻于人们利用我来换取他们的自身利益的行为,但是在一次次的转手中,我竟然发现这其实也是一种延续生命的方式,于是渐渐忘记了作为酒的本分是给人们传递千年的传统酒文化,是供人品鉴。现在我终于回到了餐桌上,而且还是一位平民家的餐桌。我有点想不通,怎么酒的一生也这么跌宕起伏呢?后来在人的一次聊天中,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叫“中央八项规定”的政策。

此刻,我站在第五任主人的客厅里,环视四周,这里没有富丽堂皇,没有迎来送往,我也不用与各类酒互相攀比,我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被人畅饮,内心反而无比平静,因为我知道,作为酒,这才是我真正的使命。(刘东亮 张仕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