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之洞之父张锳与“添灯油劝学”
作者:安龙廉政网   发布日期2016/12/13 16:16:405  

晚清名臣张之洞,少年时代在安龙度过,他一生勤奋好学,造就了辉煌事业。其父张锳于1841年升任兴义府(安龙)知府,张之洞随父到安龙。张锳系嘉庆十八年(1813)举人,在兴义府任上,以兴师重教而知名。

张锳为读书人添灯油劝学故事一直为后人广为传颂。相传在道光年间的安龙城,每天夜里到了交更的时候,就有两个差役从知府衙门中走出来,前面的一个提着灯笼,后面的一个挑着桐油篓,沿着大街小巷游走,只要见到哪户人家亮着灯光,并有读书声便会停下来,高唱一声:府台大人给相公添油喽!等读书人开门后,后面的一个差役便放下油篓,取出油筒,再从油篓中舀出桐油,倒进这个读书人的灯盏里,并补上一句:府台大人祝相公读书用功,获取功名。随即又向另一户亮着灯光、有读书声的人家走去。

给读书人添灯油,张锳坚持了13年,不管天晴下雨,夜夜如此。张锳对读书人的厚爱,对张之洞更不例外。在安龙,至今还流传着一个有关张之洞小时候拿粽粑蘸墨汁的笑话。

原来,张锳为了让张之洞从小接触社会、了解百姓生活,避免沾染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习气,在他八岁的时候,把他寄养在安龙城内一个普通士绅——宋杰的家里。

一天,门外非常热闹,有放鞭炮的、有舞龙舞狮的、还有办灯会的。但是,张之洞始终在屋里专心读书,充耳不闻。宋杰叫他出门去看一会儿热闹,他摇头不去。怕他饿了,便派仆人给他送去一盘粽粑和一碟切细的红糖沫,放在书桌上。

过了一会儿,仆人来取盘碟,猛然发现张之洞满嘴乌黑,大吃一惊,担心他中了邪,急忙告诉主人。宋杰进屋一看,见张之洞仍在专心看书,旁若无人,不像中邪的样子。

这时,恰好张之洞又拿起一块沾了墨汁的粽粑往嘴里送,而碟子中的红糖沫却丝毫未动,宋杰心里一下明白了:原来张之洞太用功了,一门心思全在书上,错把砚台当作糖碟!后来当地人常引用它来教育子弟。

有严父督促,张之洞在兴义府署内天香阁,灯光每晚亮到深夜,读书“非获解不辍,篝灯思索,每至夜分,倦则伏案而睡,即醒复思,必得解乃巳”,他八岁读完“四书五经”,十岁开始习诗文,十二岁集成诗文二卷《天香阁课堂》。

兴义府城东北是烟波浩淼的陂塘海子,城连水、水接城,上万亩水面波光鳞鳞。清康熙三十三年(1694),安义镇游击招国遴在海水中筑起一道长300丈的石堤。道光二十八年(1848),张锳加高招堤五尺,在堤侧遍植柳树荷花,在金星山东簏修建“半山亭”。

亭竣工时,张锳在半山亭大宴宾客,席间命时年十一岁的张之洞作文以记之。张之洞文思泉涌一挥而就,写下洋洋洒洒八百余言的《半山亭记》:“万山辐辏,一水环潆,雉堞云罗,鳞原星布者,兴郡也。城东北隅,云峰耸翠,烟柳迷青,秋水澄空,虹桥倒影者,招堤也……”写尽招堤四时之景,文采洒脱,笔调秀逸,淋漓尽致。尤其是“德及则信孚,信孚则人和,人和则政多暇”的政治见解,语惊四座,宾朋齐呼“神童”。

俗话说:“人看从小”,“三岁看到老”。人生三分靠天赋,七分是童年少年及后天的积累,少小时形成的道德趋向和世界观是难以改变的,决定其一生的运程。

1850年,兴义府试院将举行童子试,张锳为避嫌舍近求远,托业师张国华携张之洞到广西百色应考,张之洞不辱父命,摘取秀才而归,当时张之洞才13岁。之后,张之洞15岁回籍河北南皮考取乡试第一名解元,26岁殿试题名探花,赐进士,授翰林院编修,30岁任湖北学政,36岁任四川学政,44岁任山西巡抚,47岁任两广总督,52岁任湖广总督,65岁任督办商务大臣,任两江总督、湖广总督,70岁充任体仁阁大学士,补授军机大臣。

张之洞是中国现代教育的鼻祖,一生勤奋上进,为国为民。40余年宦途中,主张“中体西用”,力图国富民强,兴办教育,兴办工厂、兴修铁路,开中国师范教育先河,修铁路办工厂、办钢铁联合企业、办军械厂造枪炮,成了中国近代工业鼻祖、中国洋务派首领。

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张之洞结束了封疆大吏的使命回到京城,朝廷赏加太子太保衔,翌年十月四日在北京病逝,享年七十二岁。(杨维波  收集整理)